[原创]谁用痛苦为爱情买单? 【猫眼看人】 将头发懒散地披撒在身后

作者:双重标准 来源:相关组织 浏览: 【】 发布时间:2020-01-19 10:20 评论数:
       一、隐忍的爱情究竟经得住多久的等待?

    我穿着件大红色睡袍,将头发懒散地披撒在身后,眼中带着惺忪的倦意,望着那桂花发呆——昨晚,一场淅淅沥沥的秋雨使桂花完全凋落了,肃杀的雨使桂花开放或者凋落都由不得自己——这使我想起了和潘军的爱情。

    潘军走了,要国庆节后才回来,我不依不饶地哭了,但是,我的眼泪打动不了这个小我四岁的男人——潘军是倔强的,他可以给我熬粥,也可以替我花园除草,他可以笑咪咪地听我胡说八道,和我谈论着美学或者诗歌,也可以半夜起床为我倒水拿药熬姜汤,但是,只要涉及到将我曝光于天下或者面对他的任何亲朋好友时,他就绝不再呵护我的感受。

    这个国庆节我是想潘军带我去他家里见他父母的,恋爱两年了,潘军从来就没有诚意将我们的爱情往前推进一步。究其原因,他说他心理有障碍,因为我有个孩子,可是,当他和我在床上激情四溢时,他就不会想到过我有孩子——这使我有被玩弄的感觉。

    按照以往的惯例,潘军回家后就绝没有电话或者信息,仿佛失踪了一般,这让我很苦难——他是不是在老家已经结婚有孩子了?于是,半夜给他电话,他坦然地接了,和我聊了将近一个小时,打他老家的坐机也是这样,不是他父母接,就是他本人接,似乎再没有其他人…….潘军回家显示出的冷静和回到成都显示出的热情使我不得不将思维停靠在迟钝与麻木的边沿——“不要太过于清醒了,”我告诉自己,“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瓜,看来不傻还不行。”

    我是在听国学讲座时认识潘军的。后来,在他长达三个月的追求中,无论我如何躲闪,还是宿命般地中了他的箭羽。和潘军交往后,我惊喜地发现这个男人唯一的缺陷就是清贫,只是,对于32岁经历过一场婚姻的我来说,情感的折腾并没有使我长半点记性,我依然喜欢遵循自己的感觉,毫无杂念地将婚姻和爱情糊涂地搅拌在一起,不过潘军适时地阻止了这一点——尽管他说他决不会主动离开我。于是,我一次次逼他,和他哭闹,扬言分手,最后都是自己受不了又主动言和。潘军似乎抓住了我的心理,所以无论分手还是言和,他都坦然面对。也就在今天,潘军告诉我他对母亲谈起了我们的恋爱,单我比他大四岁他母亲都不接受,我就感到这份爱情又无望了——从离婚到现在,整整5年了,我就在一次次恋爱中彻底打消了再婚的念头,原来这帮男人都是和我混的,只等我衰老就弃之于荒野,没有半点责任可言。想着自己悲惨的命运,我就歇斯底里地冲着他叫:“你根本没有诚心,你给我滚出去!”潘军就真的滚了。

    潘军走了,屋子又沉寂下来,我将音乐放起,在凄婉的乐曲中,我在这个两室一厅中飘来荡去,落寞得像一个孤鬼。

      
    
     二、 情人的眼泪和十年的伪善

     第二天,我的手机响了,但不是潘军打来的,而是我的堂姐,她邀请我自驾游,去宁夏一个能看得见沙漠的叫白德的小镇。

    我的堂姐林宛是舞蹈演员出生,尽管也是40多岁的年龄,但那妙蔓的身材依然充满着诱惑与柔情,也许我们家的女子都因为这份脱离纤尘的气质,所以绝对得不到上帝的宠爱。江广营走进林宛是在带他女儿上舞蹈课的时候,这个儒雅的男人总在一旁很专注地欣赏着林宛的舞姿,眼中自然有丝莫名的渴求。不错,婚姻中的男人都是疲惫、枯燥、渴望激情的,所以他们都像偷腥的猫,总想找点白食来弥补婚姻中的营养不良。当时,林宛是个刚离婚的女人,尽管遭遇感情的挫折,可对男人还不至于绝望。和很多故事相似的是,江广营疯狂地爱上了林宛,信誓旦旦地要离婚,但从最初和老婆的冷战到最后对婚姻的忠诚,就前后经历了十年——女人估计上了点年龄就身不由己了,尽管林宛也使出了一个个哭闹、分手、自杀的杀手锏,却非但没有控制和威慑住身边的男人,反让自己身陷其中无力自拔。最终,她疲惫地平息下来,那份百依百顺显示了爱情的残酷,使我有一种一定要获取婚姻实惠的思考。

    江广营开着车,我坐在车后,林宛坐在他身边,三人就这样出发了。尽管塞外风光很别样,我的心却难以高兴起来——潘军依然没有给我电话,这已是第三天了。

    林宛晕车得厉害,就在小旅店休息,江广营也没说好好照顾她,偏要带我去看沙漠落日,林宛居然好心地叮嘱他:好好照顾云云。

    堂姐太单纯了,她也是女人,怎么没有看出江广营对我眼睛里喷出的那丝火焰?在他开车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他透过反光镜在默默地打量着我——堂姐被这个男人耍得颠三倒四,而她居然还执迷不悟。

    漫漫的黄沙在秋天显得特别沉静,夕阳给了它一层金色的迷离。黄昏来临时,沙漠的气候骤然变冷,我冷得有点受不住了,这时,江广营将自己的毛衣脱了下来,给我披上,并乘机在我身上搂了一下。我很伤感——潘军此刻在做什么?他为什么从不在意我去哪里?和那些人在一起?他究竟爱我吗?

    “林云,你太美了!”江广营很恰当地抒发了他的赞美。他将我的手握在手中,问“还冷吗?”我就炮烙似地将手收回,多年的沧桑告诉我,这个男人在对我实施试探——太不要脸了,她又一次想起了潘军,她曾哭着问他要耗我多少年的时候,潘军沉默地摇摇头:“我和你的感情是真的,”他说,“但是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找适合结婚的对象,如果你不幸福,你还可以回来找我。”

    可是,面对其他的男人,我就是找不到和潘军在一起的感觉——太痛苦了,姐姐和我都无力自拔,看着江广营想将我吞进肚子的眼光,我就知道姐姐十年的代价是惨重的——我有一种想让姐姐清醒的冲动——也许姐姐在知道江广营的龌龊后会醒悟过来,也许,和一个有钱人相处,也正好打击潘军的傲气。



    三、我在一箭双雕的戏剧中扮演着游离的角色

    7天的假期过去了,我们回到了成都,江广营的电话多了起来,要不是请我吃饭,要不就是看演出,潘军也从老家回来了,给我带了好多吃的,江广营的电话和我故作的神秘悱恻使潘军感到了异样——“有人在追求你吗?”他问,“是啊,”我回答,潘军沉默了,他的沉默很刺伤我,于是严厉地告诉他:你既然无所谓,既然不能给我婚姻就请离开!潘军咬咬牙真的转身走了,我发现,他的眼中有着泪水。

    有着这个老男人的电话聊天,我多少没有那份寂寞,逐渐地,我开始接受这个有妇之夫的邀请,和他一起吃饭唱歌。我想这一招应该是一箭双雕的——把姐姐从这份情感的挣扎中解救出来,让自己在对潘军的痛苦中适当放松——毕竟江广营有钱啊,他使每次约会都很有情调,尽管我知道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在音乐会的黑暗中,江广营又如往日那样握住我的手了,说音乐会结束后想去我家坐坐——这个男人终究不是省油的灯,断断续续交往一个月了,他无论吃饭还是跳舞,始终都在奔一个主题,但是这一步却是我万万不能迈出的,否则全盘皆输。

    “你给我姐姐打个电话吧,说你从此不再要她,”我说,“如果你完全把她放下,我才考虑该如何接受你。”

    我的回答使江广营很不痛快,这样反复几次都被我拒之门外后,他适当地减轻了追求的热度。

    去姐姐家,她孤独地翻看着杂志,才42岁的年龄,眼睛就已经完全深陷下去了,憔悴得令我心疼。“江广营呢?他没有来陪你吗?”我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

    “我估计他又有新欢了,不过,在这漫长的十年里,他总会有新欢,但都不长久,我已经习惯了!”林宛淡淡地说,这时电话响了,是江广营,问林宛还在咳嗽没有——江广营确实是个有手腕的男人,尽管他早已做出背弃林宛的行动,但他的嘘寒问暖还是使林宛感激淋漓,放下电话,林宛的眼光似乎生动起来,显示出满足的神态。

    “你该和他分手,他耗了你十年!难道还要她耗下去!”我忿忿不平地说,“你这样做情人老了会很可怜的,找个和你结婚的男人吧,姐姐,你应该有一个归宿啊!”

    听我这么说,林宛叹了口气:“离了婚谁又不是被耗呢?你和潘军又有归宿吗?他和你说过婚姻么?仅仅是打着单身的幌子而已,还不都是以不同的身份消磨你最后的青春”。

    我知道,她必须离开潘军,这份疼痛需要江广营金钱的调节,同时,我必须让姐姐离开江广营——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说“嫁给我”的男人,而不是只会说“我爱你”的男人。

    也就在江广营再次邀请我去酒吧的时候,我让我的一个朋友给林宛电话,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姐姐的身影,此刻,我被江广营搂着,喝得正欢!透过酒吧的窗户,我看到姐姐默默地走了,我无法看清她是否哭了,我只感到她的背影很孤单,很落寞。

    当江广营抱怨林宛不接他的电话时,我想,我该离开江广营了。

    只是,他对我的追求越来越火热,不得不承认,金钱具有巨大的魅力!那天,从江广营的宝马车下来,他再次搂住了我纤细的腰肢,说宝贝,让我进去嘛!他将手在我身上摸索起来,我撒着娇将他推开……潘军站在小区的灌木林里,脚下是撒了一地的水果。

    “这次是我主动言和,但是,我错了!”潘军的声音很大,似乎要将我砸裂,“我一直在想,两年了,我这样对你确实不公平,我本打算春节把你带回家里,和父母摊牌!可是,你却让我清醒了,父母的反对没有错……”潘军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声音明显开始了抽噎。

    一个月后的早晨,人们发现林宛自杀在自己的寝室里,吞吃了大量的安眠药。

    潘军也很快和一个女孩子结婚了,这个女孩子是他妈妈早给他物色好的,但是潘军为了我,一直在和家人抗争。

    我一次次拒绝江广营的邀请,但是,面对从天而降的打击,我感到整个世界幻灭了!我需要酒来麻醉自己。

    还是上次那个酒吧,但是,这次的酒却让我十分亢奋,我感觉自己在飘,在飞,身体中有股火辣辣的冲动,仿佛潘军就在我身边,温柔地脱着我的衣服,吻着我的身体……

    当一道阳光将我从黑暗的迷离中解脱出来时,我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宾馆里,一丝不挂,我尽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幕——是江广营,他在我的酒杯里放了药物,占有了我。

    从那一夜之后,江广营再没有给我一个电话。

。。。。。

    国庆过后就是春节,每次过节我都为自己的形影相吊而伤感万分——我很想带一个男朋友回家过节,但是,一年一年过去了,这个人始终没有出现。我知道,自己一手导演的一箭双雕的戏剧——最终把自己最深爱的人伤害了,把那份无法割舍的亲情扼杀了,把自己的自尊和清高也彻底葬送了——而那个无耻的老男人,依然逍遥自在、象模象样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