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乡村的喇叭匠 【猫眼看人】 是从故乡的喇叭声开始的

作者:中华民族 来源:动漫园地 浏览: 【】 发布时间:2020-02-18 07:23 评论数:
    我的音乐知识启蒙,是从故乡的喇叭声开始的。

    那时农村家庭办红、白喜事,一定会请农村专业的乐手班子来吹拉、弹、唱,一是烘托悲喜氛围,二是昭告周围乡邻,家中有事了。

    儿时的农村没有电,照明用煤油灯。没有电视,没有广播,听音乐主要来自两个途径,一个是过年、过节乡村戏台子上演戏,再就是乡亲办红、白、喜事的喇叭声。

    农村人办红、白、喜事,不管办的规格如何,丰俭各异,但必须请喇叭匠,这个环节不可或缺。

    喇叭现在叫唢呐。这个乐手班子里有六、七种乐器,但以喇叭为主。

    喇叭手要分主、次级别,喇叭手的级别可以从本人手持喇叭的大小口径上分辨出来,最高级别的喇叭口径最小。

    一般喇叭手是两到三个,如现在音乐会时的第一、二把小提琴手一样,其它的乐器只是配合。

    这个班子里身份最高的就是第一把喇叭手,本人的身份一般是这个班子的主事人。

    乡村的喇叭手当地习惯称呼喇叭匠,职业划分为工匠类。

    技艺传授的方式是师傅带徒弟,大部分是父子、兄弟、亲戚相传授。

    他们并不懂现代乐理,更不识五线谱,他们中有些成员还是盲人,但他们却能吹奏出悠扬婉转、如泣如诉,摄人魂魄的音乐。

    乡村有老人去世了,一部分人搭灵棚,第一件事先去请喇叭匠,因为乐班来了之后通过喇叭声可以昭告乡邻,另外还要一位喇叭手陪同孝子去给近亲属报丧。

    临近报丧对象的家门,就开始吹喇叭,和孝子一同进门,孝子跪下磕头告知出殡时间,喇叭手在边上吹喇叭,接着再去另外的报丧对象家。

    办丧事一般是两天,乐班提起一天到。他们围坐在灵棚边上的高大方桌上,一般半个小时吹一曲,间隙就抽烟、喝茶、聊天。半夜后休息,第二天一放亮接着开始吹。

    大人在忙事情,围在乐班周围的都是小孩子。吹的音乐不知道什么名字,但觉得隐隐透着悲伤。

    喇叭的声音很大,整个村都能听到,那时读小学,常常在课堂上都能听到阵阵喇叭声。

    听得久了,能从喇叭的声调里分辨出是丧事还是喜事。

    音乐似乎可以不通过文字,直接进入人们的内心,通过灵魂感受其诉求。这可能就是音乐的魅力。

    在农村办喜事也必须要请乐班,但有些许差异。

    农村的喜事就是娶媳妇和嫁女,这两样必须请乐班。还有一种喜事就是生孩子,满月也要举行仪式,农村叫“吃喜面”。

    该仪式是否请乐班不是必须,根据自家的情况而有区别,一般不请。

    如我的家族弟兄辈,我称呼哥哥。生了几个女儿,他们是三辈单传,这辈子连生几个女儿,几乎绝望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位哥哥认为如果香火断在自己身上,愧对列祖列宗。

    后来终于生了个儿子,哥哥说这等事,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请喇叭匠吹三天。

    我小学同学的哥哥娶媳妇,他们家条件在本村算比较好的,哥哥是大队干部。

    结婚那天迎新娘的八抬大轿早上出发,乐队在前大花轿子在后,一路吹着喇叭迎亲,曲子喜庆、悠扬悦耳,不知曲名,问有文化的二叔,答曰:“抬花轿”。

    办喜事乐班可以选择的曲子较多,选择哪些,以及吹奏的间隔长短,是否卖力,都依据主人给予的待遇。

    当地给乐班每次红、白喜事的报酬基本是固定的,差别就在另外的小费或者说红包上。

    我同学的哥哥结婚那天,晚饭后大家都去闹洞房,这是婚礼中最热闹的时刻,闹得热烈的时候,乐班也要参与伴奏营造氛围。

    期间看到婚礼主事人拿着一个纸包给乐班,主事人说,你们来上几曲“百鸟朝凤”吧。

    这也是第一次听到“百鸟朝凤”,这个曲名,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好听的曲子。

    这些乐班都是本地村民,主要靠务农为生。这些服务于本地农村的吹、拉、弹、唱算是副业,这些乐班的生活水平相较于普通村民,略微富裕一些。受封建因素的影响,他们的职业人们并不羡慕。

    我身上的原始音乐细胞被激活,应当说来自于这些乡村的喇叭匠,后来年龄渐长,乡村最常见的民间乐器笛子和二胡,也慢慢喜欢起来。

    只是入门级的水平就放弃了。笛子可以吹成曲,二胡刚学爸爸说,“千日的笛子百日的笙,三年的胡琴杀鸡声”,你会吹笛子其它的也就算了。

    去年回去参加亲属的婚礼,婚礼上也有乐班伴奏,那是婚庆公司的现代化音响设备,美轮美奂。

    来宾可以听也可以亲自参与唱,其效果哪是喇叭匠可以比的,简直是自行车和宝马的距离。

    但我还是喜欢听人工吹喇叭的声音,这种美是原滋原味,穿透几十年的岁月,直达我的灵魂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