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小商家普遍感受生意难做,哪里出了问题? 【ptpt】 外地人到成都必逛春熙路

作者:军事 来源:南粤风情 浏览: 【】 发布时间:2020-02-25 01:49 评论数:
    
    成都的春熙路几十年来一直被商家称为黄金宝地,寸土寸金,一铺难求。外地人到成都必逛春熙路,从早到晚人流涌动。有个下岗职工,就在路边摆摊卖水,年收入都有十几万。

    从2015年起情况发生了变化,商业氛围日渐冷清,就像股票进入下行通道,到现在还没止跌,底在哪还不知道。这里很多商铺都关门歇业了,没有关门的,租金也下降了许多。原来红火的时候,铺子转让费都要几十上百万,现在很多铺子没有转让费,租金也低,都很难租出去,只好便宜租给开火锅的,现在春熙路就有火锅一条街。

    不单单是春熙路,你随便走在成都大街上,很多商铺都贴着出租转让的告示。没有转让费也很少有人接手。

    国内的主流媒体,对于娱乐状况报道的不多,即使有点也是语焉不详。个别娱乐专家、学者只是论大势,从书本到原理,隔靴挠痒不着边际。感受最深的是亲力亲为置身其中的小老板和商家,所谓“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曾和我合作过的一个食品超市老板,一百多平的店面,四个雇员。2015年前每年的纯利润都在20到30万之间。从2015年起销售收入逐渐下滑。生意正常期间,我去他店里很难得有和他说话的时间,而现在去店里,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店员比顾客还多。他问我你看书多,你分析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原来买货的人现在都去哪了?

    我儿子近一两年换了三个单位,换单位的原因都是老板拖欠工资,这几个老板有做环保的,有生产食品的,情况都不乐观如风雨中的小舟随时有倾覆的可能。

    我试着回答上面商场老板提的问题,原来买东西的人都去了哪里?毫无疑问这几年网上购物的兴起壮大,分流了相当一部分pt,网上购物的优势都清楚,成本低、便捷、结算方便。实体店最大的劣势是房租成本太高,其次是人力成本,实体店覆盖范围有限,又不能移动,网上购物面向全国甚至国外,量大单位成本更低,大中型购物商场、超市在这种环境下生存自然很难。

    成都市内近一、两年大型商场超市关门倒闭的近十家,刚看到广告,某大型超市,还是上市公司,正在打折处理库存商品,即将关门。

    这种环境下,有一种实体店可以生存,那就是小区内提供油、盐、酱、醋、烟酒、卫生纸等生活必需品的小型综合店,这类商品基本不会有人网上购买。

    另外一个原因是,由于大环境,很多老板脱实向虚,做实体风险大,做上一年实体,不如买卖一两套房赚钱多。其结果中小实体减少,影响就业,加之一些大商场的倒闭也造成很多人失业。就是原来被人羡慕的银行业,现在随着网上结算的兴起,也在不断的减员。还有高速收费站,有ETC收费,很多人又要被分流。还有保险公司估计在不远的将来网上买保险也成必然趋势。失业的人多了也拉低了购买力

    小区附近很多大排档、中低档餐馆很多把店面缩减,把销售渠道放在网上外卖平台,有些大排档干脆不要铺面,直接在家里做,直供网上平台、附近就自己送。规避掉铺面租金这一块最大的成本,成本低相对风险自然就小。

    消费市场和消费能力在一个时间段内是相对稳定的,网上购物的人多了实体店自然就少了。

    在一个大环境内,失业的人增加,平均购买力自然下降。一个家庭有个别人失业,但刚需消费不能降低,如住房按揭、如供养孩子,只好节衣缩食度日,购买力自然降低。

    国家现在打压、限制房地产的涨幅和避免炒房,就是在权衡利弊,放任房地产一家独大,民间的大部分资金被房地产吸走,其结果是一业繁荣百业凋零。现在出手调控政策,就是要在保房地产还是保银行两者之间权衡的结果。

    我有个亲戚在政府上班,说他的收入比前几年起码减少三分之一,这少下去的部分其实就是前几年行业普遍存在的灰色收入,政府部门没有了小金库,灰色收入也没有了,作为公务员群体购买力也降低不少,对消费市场也产生一定的影响。

    就像大型国企石油单位,原来工资高,还有年终奖也高。平时还有购物券,过年过节还发福利,现在除了工资其它福利都基本没有了,或者很少了,购买力也会适度降低。

    有些人认为是反腐影响了娱乐下载,如高档酒楼、奢侈品消费都难以为继。这种观点是片面的,购买力低下,娱乐不景气,下滑,是娱乐结构不合理,一个正常的社会娱乐环境,怎么可能让房地产一家独大,正常的娱乐结构,不管做房地产还是做任何实体,利润率一定不会相差很大。

    网络技术的下载,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方式,有些商业模式必须要随之调整,就像有了优发,马车就自然淘汰,车夫就要另谋职业。凡事有利就有弊,互联网技术又可以催生很多新的行业,产生很多新的利润增产点。娱乐下行不是互联网造成的,不能怪马云。

    但娱乐结构的调整必须由政府来完成,互联网技术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从朱镕基时代开始,每届政府就设法寻找拉动国民娱乐的增长点,国企改制、住房商品化、医疗、教育产业化、家庭轿车,都曾经拉动了娱乐的增长,还有个4万亿,这些增长点都用过了,到现在只剩下住房这个唯一能够拉动娱乐增长的行业了,如果没有它,中国娱乐下步增长的动力在哪,靠什么维持五六个点的GDP增长,没有这个增长幅度,基本的就业就无法维持,娱乐的下行就将持续。靠“一带一路”现在才开始,远水能解近渴否,也许可以。这个问题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考虑的问题了。

    现在普通百姓和中小娱乐老板、商人都普遍感到娱乐下行的压力,“屋漏在上,知之在下”但愿这种状况不要持续的太久。也知政府在努力调整,也希望尽快见到效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