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别总惦记吃肉,能有糠吃就不错了! 【猫眼看人】     这是因为

作者:科学数据库 来源:优发网站 浏览: 【】 发布时间:2020-01-19 08:53 评论数:
    

别总惦记吃肉,能有糠吃就不错了!



  

文 / 北游



  

1



    人类命运的悲惨,在英国思想家托马斯·霍布斯看来,就是永远无法摆脱“一切人对一切人战争”的至暗时刻。

    作为一个被大众严重低估的思想家,霍布斯在学术界的名声却异常响亮。他通常被看做是现代政治思想的开创者,是站在古典政治学和现代政治学转折点上最重要的思想家。

    这是因为,霍布斯抛弃了他之前亚里士多德古典政治的目的论和“君权神授”的基督教理论,从全新的角度诠释了人类建立国家最本质的动力,那就是国家是让人们摆脱“一切人对一切人战争”的自然状态的不二选择。

    霍布斯认为,人类本质上是被欲望驱使的动物。在没有束缚的自然状态下,人人出于欲望都想为所欲为,同时也害怕被别人为所欲为。

    这种“你死我活,人人对战”的丛林社会,其实让现代中国人理解起来毫无难度,但对于17世纪的欧洲人来说,可谓惊世骇俗。

    因为在之前的欧洲人看来,国家和伦理道德关系密切,城邦是有德之人的城邦,而国家源于上帝的安排。

    然而,霍布斯的政治理论从根本上剥离了道德伦理的预定,转而从对人性的科学式剖析和对自然状态的假定出下载开他的政治理论。

    他认为人类出于本性要遵循的第一条自然律就是:寻求和平、保全自己。而动用一切手段寻求和平、保全自己的权利,就是自然权利。

    是的,你没看错,霍布斯强调的是“动用一切手段的权利”,也就是说,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什么都可以做,包括先发制人的杀人。

    因为在霍布斯对人的解读中,每个人的能力是基本平等的,无论在体力上还是智力上,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并不大,那么在资源稀缺的自然状态下,为了生存,人类之间必然争斗不断。同时因为人类有着其他动物没有的思维能力和语言能力,由此产生的对于权势的欲望是无边无际的,总是得一想二,永无休止。

    这种“一切人对一切人战争”的可悲命运,之所以是人类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根本就在于这出自人之本性,除非他不是人。

  

2



    人类的理性天赋当然不会心甘情愿让自己陷入自相屠杀、人人自危的状态,人与人之间必然会相互妥协,谋求达成一个共同遵守的协议和规则。

    这就是霍布斯总结的第二条自然律:“在别人也愿意这样做的条件下,当一个人为了和平与自卫的目的认为必要时,会自愿放弃这种对一切事物的权利......”,而所有霍布斯总结的十多条自然律都可以用一句我们耳熟能详的话来概括,那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第二自然律的驱使下,人们进行权利的相互转让,而“权利的相互转让就是人们所谓的契约”。

    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了,这种权利相互转让的概念就是我们熟知的“社会契约”概念,它最初的提出者就是霍布斯。

    但是,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得到解决,因为人类是狡猾的、有疑心的,并不能做到时时守信。人们虽然希望共同遵守约定,但也必然会担心:我倒是履行契约放弃了权利、放下了武器,但对方如果说了假话,并不真的放弃权利怎么办?

    霍布斯政治思想的重点就在此时出场了。

    他说,有两种力量帮助人们履行信约。

    一种是履行信约能够给履约者带来光荣与骄傲,但这种力量并不靠谱。因为这个世界上充斥着“追求财富、统治权和肉欲之乐”的人,他们占到了人类中的大多数,这些人并不会真正在乎所谓的荣耀,也不会仅仅因为荣耀而履行信约。

    而另一种力量才是真正靠谱的,那就是恐惧。

    只有引进一个非常强大的第三方来强迫所有人遵守约定,如果有人不遵守就会被这个强大的第三方弄死。在霍布斯看来,口是心非、狡诈阴险的人类唯有出于对强大武力的恐惧感,才会真正做到信守约定。

    这个恐怖的第三方就是霍布斯创造出来并扬名于世的概念——“利维坦”,也就是国家。

    在霍布斯看来,人类之所以建立国家,就是因为它能够帮助人类脱离“一切人对一切人战争”的自然状态,人类想要脱离世俗苦海,必须要仰仗这个人造出来的庞大怪物。

    

3



    “利维坦”出自圣经,原指一个巨大的海怪,强大而邪恶。

    霍布斯用利维坦来比拟国家,就是想借此喻指只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和政府才能够维护人类社会的秩序。

    咋看霍布斯的思路,人们自然而然的就把他的利维坦和专制极权的政治制度挂上了勾,这个逻辑不难理解。

    一个强大如利维坦的国家怪兽,是把这个国家所有人的权利搜刮于一身,且其决断不许质疑,这不是专制极权又是什么呢?

    但如此简单的挂钩却流于肤浅和草率,因为专制极权的特点在于忽视每个人意志的自主性,而霍布斯的政治思想构建,却是基于每个人的意志和权利。

    在霍布斯的定义里,利维坦的构建是由每个人权利的自愿转让而来,是自然权利的道成肉身。从霍布斯的政治逻辑我们可以看出,强大的利维坦本身无须做任何事情,他唯一要做的仅仅是维持权利转让市场的秩序,谁破坏秩序干掉谁。

    按照霍布斯的话来说,维持这种“和平、友善和舒适的生活”才是真正的道德哲学,才是善的,是符合人类本性的世俗安排。

    从这个意义上说,霍布斯的理论不但与专制极权大相异趣,相反,我们甚至可以将利维坦理解成一个维持自由意志、自由竞争和交易秩序的强大社会力量,无论这个力量我们冠之以有形的国家、政府还是还是无形抽象的法律原则和宗教影响,其目的都在于维持人类赖以安稳生活的世俗秩序。

    注意,这里面的关键区别在于,利维坦只负责维持秩序,惩罚破坏秩序的人,并不干预自愿交易的过程。

    以人类社会之复杂程度来看,利维坦甚至可以说是哈耶克自发秩序能够顺利实现的必要手段,即使我们完全无法排除利维坦会导致专制极权结果的可能性。

    而在霍布斯看来,任何政府形式可能对人民带来的最大不利,也比内战和无政府状态带来的惨状和灾难好的多。

    熊逸在解读《利维坦》时说到,人人吃肉的理想国并不存在,人类社会只有两个真实的选择,一个是吃糠,一个是吃屎。

    利维坦就是吃糠的社会,而无政府的自然状态就是吃屎的社会。如果所有人有可能沦落到吃屎的境地,要面对“一切人对一切人战争”的可悲命运,那么两者相害取其轻,人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吃糠,即使这个糠很难吃,按照霍布斯的原话,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作者:北游,自2004年起坚持互联网写作至今,笔耕不辍,长期专注哲学和政治哲学领域,对社会热点和公共事务见解独到,文章在凯迪、天涯、搜狐等全国知名BBS被阅读数千万,屡屡成就现象级文章。现为“北游说事儿”和“北游说康德”公号主,凯迪网络原创作者。